已经明显触犯《反垄断发》相关规定

2021-06-27 04:54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工行在声明中指出,关于统一接口工作,工行与支付宝方面已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并做了充分的准备和安排,相关工作均在后台完成,如支付宝方面配合,对客户交易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工行相关人士指出:“原来是随机支配,统一后如果支付宝配合,把指令发到杭州即可。如果支付宝不配合,有可能造成交易不成功。”

昨天,王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根据银监会《关于加强电子银行信息管理工作的通知》(86号文)的规定,由第三方机构完成安全认证的电子资金转移与支付业务,应至少在首笔业务前由账户所在银行通过物理网点、电子渠道或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但支付机构以用户体验为由,不同意客户开通快捷支付首笔业务时到银行签约的这种安排。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2011年开始长达3年,快捷支付一直处于“违法”状态。

快捷支付首笔支付前,支付宝会将姓名、卡号、证件类型及号码、手机号码等信息通过专线传递给银行,由银行直接进行验证。全部匹配验证通过后,支付宝还会向银行验证通过的手机号码发送动态验证码。这种通过非公开的专线校验的方式跟86号文里要求的“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并没有冲突。

北京京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罗明雄表示,在快捷支付的接口方面,可能存在着竞合关系。其实工行说要统一接口也无可厚非。但是现在在舆论上和气势上,互联网精神较差的一方可能都会略输一筹。其实可以预期的是,在利率市场化下,银行竞争也开始激烈,可能将会有中小银行跳出,主动找支付宝合作,对限额不做要求等,这也是利率市场化的一种思考和布局。罗明雄指出,摆在大家眼前的是,如何寻找到效率和安全的平衡,太多的机构都打着安全的旗号,打击对手和包装自己。但在这个过程中,提升用户安全意识,找到合理的竞争方式是关键。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创新业务来说,如果总是用老的条款来约束,的确容易出现不合规的现象。但具体到快捷支付这一业务上来说,是否违规还应当银监会、央行等监管部门说了算。

记者了解到,从上周日晚开始,陆续有一些工行客户发现,其工行卡不能绑定支付宝快捷支付,因此也有消息传出,工行要关闭快捷支付接口。对此,工行透露,该行正在减少快捷支付接口,以减少风险隐患,实现集中管理。按照计划,未来快捷支付的接口将统一到杭州,其他分行的接口关闭。

昨天晚间,对于坊间盛传工行将逐步关闭支付宝快捷支付接口的传言,工行指出,确实在减少支付宝快捷支付接口,不过声明颇具深意的一句话是,“如支付宝方面配合,对客户交易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昨天,支付宝以内部员工投稿的方式在官方微博做出回应,称快捷支付若违法,工行就是“知法犯法”。这篇由支付宝资金结算部员工唐俭撰写的文章称,快捷支付首笔支付前,支付宝认证信息通过专线快递给银行,由银行直接进行验证。这种通过非公开的专线校验的方式相比走公开网络、容易被木马劫持的跳转网银方式要安全得多。此外,该文章还指出“四大行限制支付宝的快捷支付,同时不限制银行自己的网上支付,这是非常明显的打压支付宝,已经明显触犯《反垄断发》相关规定,涉嫌不正当竞争。”